首页?>?体育 > 正文

网络时代的“手机自我”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 2019-07-01 14:23:05

随着通讯技术的变革,人们对手机的依赖性越来越强,并逐步建立了“手机自我”。可能没有人否认,自己和手机越来越亲密了,人们在手机上消耗的时间在不断增加,手机上的应用越来越多。

? ? 4G时代被称为视频时代,更快的网络速度、更高的网络质量、更低的网络费用使得以网络购物、网上支付等为代表的手机消费大受欢迎,越来越多的用户和商家在网络平台聚集,手机进入了生活的各个领域,彻底重塑了人们的生活形态,重置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在悄悄改变着人们的心理和行为。可以说,人们生活在手机上,并正在建立“手机自我”。

? ? 自古以来,沟通和联系始终是人类社会的基本需要。在传统社会,人口流动性很小,活动范围不大,一个家庭和家族往往生活在同一个地方,或者相邻的地方,人与人的交流多以面对面的形式进行,话语成为人际交流的唯一方式。传统社会也有在外赴任、去异地他乡谋生的人,与家人、朋友分离后,最主要的联系方式就是书信。

? ? 从人类历史的长河看,人际沟通方式的发展是缓慢的。从原来双方在场的面对面交流,到艰难实现鸿雁传书的双方不在场的交流,再到科技的进步使得不在场的双方可以通过固定电话实现语音即时交流,人类的沟通质量有了显着的跃升。这虽然是人类社会的巨大进步,但依然摆脱不了电缆的束缚。2G时代的到来,让人际沟通实现了时时“在线”。从“在场”沟通到“在线”沟通,再到即时“在线”,人和人的时空距离从来没有这么近过。例如飞机降落,人们纷纷打开手机给家人报平安,便利的通讯方式能够带给人们安全感。到了4G时代,人们虽身在异地,也可以进行视频通话,实现了虚拟的“在场”。

? ? 与此同时,人与人面对面的交流却越来越少。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并不取决于我们之间的距离,而是取决于我们可以使用的交流技术。大多数时候,我们随身携带着这些科技手段。事实上,孤单也许看起来更像是群聚的前提,因为当你心无旁骛地、不受干扰地盯着屏幕时,可能更有利于交流。在这一套新规则里,一个火车站(又比如一座飞机场、一间咖啡馆、一座公园)不再仅仅是一个公共场所,还是一个社交聚集之地:人们在此相聚,但并不相互交谈。每个人都“拴”着一台移动设备,这台设备就像一扇大门,使他们与更多的人和地方联系在一起。

? ? 的确,在众多的联系方式中,我们往往会根据不同的关系选择安全感最强的方式,人们直接电话联系的频率大幅下降,打电话前可能需要通过短信和微信确认一下,避免突兀。手机拉近了时空距离后,人们获得了联系的自由,但还是希望保持独处的空间。

? ? 传播学家麦克卢汉从传播学角度阐述了人体机能扩展的思想,在他看来,任何发明和技术都是人体的延伸,电子技术使人延伸出活生生的中枢神经系统模式,他有一句名言:“在电子时代,我们身披全人类,人类就是我们的肌肤。”4G时代的手机基本上实现了麦克卢汉所说的“身披全人类”的梦想。手机集成了大量的应用功能,取代了照相机、摄像机、银行卡、公交卡、会员卡等,成为生活工具的集大成者,给了人们无限的便捷和无穷的底气。

? ? 也许是源于“身披全人类”的自信,“自恋文化”开始流行。4G时代的手机为分享和自我表现提供了便利,人们逐渐把现实中的自我和手机中的自我分开,许多人的“手机自我”表现出“自恋流行病”。某些手机因为美颜功能强大而大卖,许多人陷入虚拟游戏而痴迷于体验“双重人生”。


责任编辑: 邵安乐

相关推荐

贵公网安备 52052602000135号